喜歡的作品:
談笑江湖(All菜)、江湖任務行(All齊思哲)、星照不宣(凡冰)、獨闖天涯(劍痕)、
近戰法師(顧葉)、全職高手(葉月)、天醒之路(西莫)、古劍奇譚(蘇蘭)。

天醒之路【蘇莫】不聽話的孩子

!此篇採用 @西凉Fay-西川千秋月未凉 的牛郎paro,四人組中只有蘇唐採用這個設定。

!蘇唐是性轉,霸道總裁OOC;莫林是做死系軟萌OOC。

有拉燈肉,背後注意,雖然我盡量寫的隱晦一點了XD

 

 

※ ※ ※ ※ ※

 

 

深夜十二點。

 

蘇唐結束店裡的工作後,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。

 

今天是兩人結為情侶一周年的日子,莫林前幾個禮拜就很興奮的說著要如何慶祝,蘇唐對慶祝沒什麼意見,只要莫林高興就好,於是就放手讓莫林去做。

 

原本以為回到家應該可以等到莫林所謂的驚喜,結果家中一片黑暗,很明顯沒有人在家。

 

蘇唐坐在沙發上,暴躁的按著手機想找人,但是不管怎麼打都沒有人接聽。

 

 

深夜兩點。

 

莫林偷偷摸摸的打開家裡的大門,看著一片漆黑的客廳,暗自慶幸蘇唐似乎還沒到家。

 

小心翼翼的在家中走動,準備把做蛋糕的材料放在廚房後就趕快躲進房間裝睡。

 

卻在剛向廚房邁出第一步的時候,聽見身後有人打開客廳電燈的開關聲。

 

“啪”

 

「!」

 

莫林實在不敢回頭,可是這樣呆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,最後鼓起勇氣,心一橫,終於轉過身去。

 

 

蘇唐雙手抱胸,笑的一臉溫柔的靠在牆上,但是莫林知道,蘇唐其實非常生氣。

 

「回來了?」

 

「嗯......嗯,我、我回來了......。」

 

「去做什麼了?」

 

「我、我去買做蛋糕的材料......」

 

「買了一整天?」

 

「沒、沒有,我買完之後......之後就去摘風酒吧,找路平和西凡聊聊......」

 

「聊聊?那為什麼滿身酒氣呢?」

 

「因為、因為路平說他在練習調酒,我覺得不喝完有點浪費,所以......!」

 

看著蘇唐步步逼近自己,莫林突然覺得很害怕,不知不覺間已經被逼到角落,慌張的看了一眼身後的牆,莫林戰戰兢兢的抬頭看向有如高山一般擋在眼前的蘇唐。

 

 

「晚歸還喝酒,膽子越來越大了嘛,嗯?」

 

「對、對不起......」

總之先認罪!莫林心裡這麼想著,連忙低了頭道歉,順便避開蘇唐有如蛇一般螫人的目光。

 

「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因為你酒量很差,我怕你被人被占便宜才不讓你喝酒。」

 

「是......」

 

「還有,你如果晚歸我會很擔心,多少次叫你事先報備,你又有哪一次是記得的?」

 

「沒、沒有......」

 

「所以......」

 

「所以......?」

 

「不聽話的孩子是要接受懲罰的。」

 

「!」

 

焦慮的責備語氣瞬間變成帝王般不容質疑的語氣,面對蘇唐突然的畫風轉變,莫林原本希望能就這樣當作沒事混過去的期待心理,瞬間被粉碎。

 

下顎被蘇唐抓著,強迫抬起頭來眼光接觸,那漆黑又冰冷的眼神弄的莫林心慌慌,可是又怕的不敢移開視線。

 

 

蘇唐瞥了一眼被丟在一旁的塑膠袋,各種東西散落一地,看著眼前瑟縮顫抖著的莫林,蘇唐突然很想要來個惡作劇,隨手拿起了牛奶,打開封口後就往莫林頭上淋了下去。

 

「不是要做蛋糕嗎?我們現在就開始吧。」

 

「蘇、蘇唐......!」

 

不顧莫林怯弱的伸手想阻擋,蘇唐拆了自己的皮帶將莫林雙手反綁,再取下自己的領帶蒙住莫林雙眼,輕輕鬆鬆的就把莫林抱到自己房間,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狠狠摔在床上。

 

眼前一片黑的莫林什麼都看不見,只感覺到蘇唐似乎貼在自己背後,正想回頭求饒的時候,就聽見蘇唐那低沉成熟的嗓音從耳邊傳來「做蛋糕的第一步,應該是從打發奶油開始吧?」

 

「嗯唔——......///」

不管被這樣對待多少次,莫林就是無法抵抗蘇唐這嗓音的攻勢,每次一被湊在耳邊這樣說話,就會有一股奇怪的感覺從脊椎竄上腦門,然後就只能全身發軟的任憑蘇唐擺布。

 

「得先把碗準備好才行,這樣才能把我的"鮮奶油"放進去,你說是不是啊?莫林。」

不顧莫林一副想掙扎的模樣,蘇唐強硬的將莫林以後背位的姿勢壓在床上,迅速的退下礙事的褲子,雙手已經急切的對著那白花花的"大碗"一陣揉捏,像是在計算要注入多少"鮮奶油"進去。

 

「不、不要......蘇唐不要......!」

怕極了蘇唐所謂的懲罰,尤其剛才那被刻意重音的字眼,讓莫林有種會被玩死在床上的感覺。

 

「嗯?不想要我的奶油啊,那麼,我們就使用你的奶油吧。」

故意曲解莫林的意思,蘇唐用著相當強硬的力道抓著那敏感脆弱的部位,還狠心的拉扯了幾下。

 

「唔啊啊——好、好痛!蘇、蘇唐!別這樣!」

那瞬間爆出的悽慘哀鳴並沒有讓蘇唐心軟,反而還更加興奮起來,用著同樣強勁的力道摧殘著那應該被好好呵護對待的地方,湊在莫林耳邊,又一次說出讓莫林跌入地獄的話語。

 

「我想做個大蛋糕呢,你覺得,我們應該要打發多少奶油才夠用呢?」

 

「嗚嗚......我、我不敢了啦,蘇唐......蘇唐......」

 

「每次都說不敢了,你又有哪一次有遵守約定?還不如直接讓你用身體記住來的好。」

 

「這、這次是真的啦......是真的......嗯嗯——///」

 

 

面對莫林的苦苦哀求,蘇唐不再做理會。

 

好幾天忙於加班沒能好好發洩一下,那軟綿綿的哭聲輕易的就把自己給哭硬了,準備好自己的怪物,惡意的在洞口外蹭來蹭去,就是不給莫林一個痛快。

 

被蒙著眼又給反綁手的莫林只能用身體去感覺身後蘇唐的動作,不知道蘇唐會怎麼懲罰自己,每次被那又熱又硬的東西給蹭到洞口上時,軟綿綿的部位總會不自覺的開合著去勾引它。明明應該是很害怕的,但多日沒經歷情慾的身體卻受不起這種撩撥,求饒的聲音也漸漸轉變成害羞的呻吟......

 

蘇唐注意到莫林身體的變化,滿意的趴下身子,伏在莫林耳邊說著「就這麼期待懲罰?」

 

那低沉的嗓音再加上蘇唐惡意的淺淺進出,莫林早已經被完全挑起慾望,壓根就忘了這是在懲罰,反而還討好似的去蹭了蹭蘇唐的臉「嗚嗚......蘇唐、蘇唐......///」

 

莫林那一副求主人疼愛的模樣讓蘇唐感覺到自己又更硬了幾分,重新直起身子,捏著那白花花的"大碗"準備好好在裡面肆虐一番「放心,今晚我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。」

 

 

等到重新恢復意識,已經是隔天傍晚了,莫林費盡千辛萬苦才終於下了床,顫巍巍的換了衣服後,又唉唷唉唷的扶著腰走出房間。

 

『昨晚真是太瘋狂了......///』

 

只要想起昨晚的事就忍不臉紅的想躲起來不見人,可是今晚實在不行,之前怕兩個人吃不完一整個大蛋糕,於是讓路平和西凡隔天一起來聚餐,結果計劃趕不上變化,蛋糕不只沒做出來,連材料都在昨晚的遊戲中用完了......///

 

蘇唐!不帶這樣浪費食物的啊啊啊!

 

一想到自己花大錢買的材料就這麼用完了,莫林忍不住就在心中咆嘯。

 

可是蘇唐人就坐在旁邊,要是真喊出來了,止不定又會被這樣那樣玩弄一番,還是乖乖閉上嘴保命的好。

 

 

不久後,路平和西凡也來了,四個人圍著蘇唐買來的蛋糕,你看我我看你的就是沒人動手。

 

「莫林,你不是買了很多材料要做蛋糕嗎?」

 

「這是街角那家蛋糕店的TOP1商品吧?」

 

「呃......///」

 

畢竟莫林的手藝是一等一的好,路平和西凡其實是有點期待莫林的手作蛋糕,所以在蘇唐拿出名店賣的蛋糕時就不自覺的發出了疑問。

 

「抱歉,莫林做的蛋糕昨天就被我吃完了。」

 

「一個人吃一整個?」

 

「是啊。」

 

「不會覺得有點勉強嗎?」

 

「其實......,我還覺得有點餓呢。」

 

蘇唐一邊說著這句話,一邊伸手攬了攬莫林的腰,手指在腰間曖昧的撫摸著,讓知道真相的莫林忍不住就紅了臉,連忙藉口要拿飲料,立刻躲到廚房去避難。

 

不明真相的路平和西凡一邊吃著蛋糕,一邊想著小情侶這是在打情罵俏?

 

而蘇唐卻是若有所思的看著正忙著的莫林,認真思考著,能不能在廚房玩出什麼特別的Play。

 

 

End

 

 

※ ※ ※ ※ ※

 

 

作者雜談:

1.其實本來我打算寫完整的肉,內容是懲罰Play和做蛋糕Play,可是在想大綱的時候,發現不管怎麼寫,蘇唐都像是在單方面侵略莫林,感覺不到愛,所以我就改了,然後肉也變成拉燈了XD

2.莫林在我感覺就像是做死系的,雖然會讓人想要好好疼愛一番,但是又很喜歡把對方搞的生氣發火,然後導致自己被整的慘兮兮。這樣的莫林欺負起來特別帶感XD

3.在進入肉那邊~結尾,其實中間寫的時間差了好幾個月,所以如果覺得前候變化太大,原因就是這樣Orz

评论(8)
热度(3)

© 雲裝 | Powered by LOFTER